Sans assez de temps

你要相信,总有那么一天。
我叫尊生 ,这里放的东西很杂。

可以直接订阅:尊生

图片有需得有授权,有事私信,感谢亲。

【艾利】Pher—You

Pher.段子 YOU

 

 

 

 今天是黑色星期日


艾伦看着玻璃倒影中的自己,想到几分钟前,被宣告停止彻夜对自己分享实验结果的韩吉终于在团长命令下无奈离开,有时候他真的很佩服自己某方面上的信念


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世界


当然不是,沉陷梦境与幻想的人总会被革新,时代被迫人们变得匆忙不堪,并非每个人都有像士兵阿克曼一样的毅力,或者基尔希斯坦士兵一样的认知力,人们自己的追求往往是来自内心深处,本能的思维不会轻易让一个人与自己的本质背道而驰。就像你对于自己来说永远都不会是个合格的情人或者骗子。


艾伦·耶格尔


士兵艾伦·耶格尔


他对于利威尔的感情,同样不会违背信念


他从不知道那个人在他生命中是怎样一个存在,然而当他真正的发现自己并不是踽踽独行时,那个人早已成为无法割舍的现况


上帝没有感情


今天是黑色的周末——这是在人类对抗巨人全面侵略胜利后的第一个假期——这是拥有人类最强称号利威尔士兵长被处死的日期——....


艾伦·耶格尔并不知道自己驱逐的愿望实现后接踵而来的是失去恋人的代价


这不讽刺,调查兵团的死亡率往往超出了人们的接受范围,当然,包括战争胜利后的人类最强,他被视为违背人类利益的存在,不过是贵族掩饰日已腐烂恐惧的内心而已


你可以说这是命运


艾伦还记得自己当初一腔热忱立誓加入调查兵团为人类的解放而做出贡献,甚至不顾生命,却在法庭之上被白人牧师讥讽


“凭借巨人之力使人类的解放,壁外巨人多,你为什么不去那儿,那里的利益更适合你不是吗”


这就是命运。


“阁下即有志于灵魂解放,地狱灵魂多,阁下为什么不去地狱,那样的利益更适合你不是吗”


艾伦第一次听到利威尔的声音时,那个人站在离很远的地方俯视着自己,语气平淡的仿佛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一样。


艾伦同时注意到了他身边站着的高个金发碧眼男人皱起了眉头,因为矮个的黑发男人正绕过他向法庭中央的自己走来,带着莫名的气场


接下来是毁灭的无休无止的黑暗。艾伦接收到了属于那个人毫无保留的检验方式


据艾尔敏说当时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即将暴走的三笠拽回理智的边缘,好让她不会因为情绪而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不过就是艾伦辛苦了些





【嘁,一群该死的猪猡】


不是错觉。翠绿流连的光线在他的瞳孔中闪动,在下一次与厚实的鞋面接触时,艾伦看到了利威尔眼中颤抖的光影以及属于那个人的思想,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传入自己的视野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不知道。艾伦对自己说,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看到利威尔走进自己的世界时有一种不想让他离开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在利威尔问自己会不会恨他时自己随口就说了“不会”的答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即使接收到了利威尔的拒绝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照顾他不方便的右腿,不知道为什么会向利威尔告白时怕对方做出任何自己无法应对的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耐心陪自己的恋人玩这个“无期”的捉迷藏....


利威尔,全都是利威尔


不知不觉中,这些以为已经销声匿迹的记忆早已填满了自己


“兵长...”地下街的过道里,艾伦抚摸着长满了苔藓的墙壁,“你在到底哪....”


你到底在哪啊


呐,利威尔,你在哪里


世界上你最爱的人正在疯了一样的找着你,这可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呢


捉迷藏,已经够了吧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痛苦





至于原因,显而易见。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人心


埃尔文发誓从没见到过利威尔那副样子。


平时整洁的军装现在只剩下被染上血迹的衬衣,他静静地躺在床上,深蓝色的眸子看不见任何沉淀却依旧死寂,让他再看不到曾经那个不羁利威尔的影子——锁链和伤痕同时困住了他的行动


“利威尔”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自己这样低沉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啊.....那是什么表情,该死....”床上的人正努力坐起身来,尽量不让站在门外的人费过多没必要的心,因为自己的话听起来是如此的支离破碎


“抱歉”


“道什么歉啊...”他的声音尽量听起来仿佛如过去一样有力干脆,不过谁都明白这只是错觉“韩吉给你什么刺激了吗,白痴”


“抱歉,利威尔”他不断重复


“喂,埃尔文....”利威尔的声音明显的低了下来“这可...不像你啊....”


“抱歉”


如果道歉可以改变这一切,那么宁愿在深渊被愧疚的枷锁勒死。


“....艾伦,他....”利威尔打破了沉默,他低下头去,无意识的浅浅嗅着衬衣上铁锈和血液的味道


“....嗯”埃尔文松开了长时间紧握而麻痹的双手“你让艾尔敏带给他的字条。他现在应该到了地下街”


“啊,”他突然长舒了一口气“那就好.....几天之内应该赶不回王都....”


“呐,我说。埃尔文...”利威尔偏了偏头,身上的锁链困住他无法行动,也罢,他早已经放弃了在这世界上除了那个小鬼之外所有的坚持“...陪我说说话吧。最后这一次了...”


据说人们在心脏停止时会有几秒钟的记忆,那是上帝施舍的最大宽限,让彳亍的人看到走马灯后选择决然离开,愚蠢的侧面强调着这个世界的肮脏。


然而他却不曾明白,即使被摧残的遍体鳞伤之后停留的只有一颗凝固的心脏,他们却依旧不会后悔曾经。


你是这么痛苦,我却无能为力


抱歉,利威尔


也许很多年之后,艾伦才会发现,当初以为兵长和自己玩的捉迷藏游戏,原来自己在一开始就输了


他再也找不到他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0)
©Sans assez de temp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