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 assez de temps

你要相信,总有那么一天。
我叫尊生 ,这里放的东西很杂。

可以直接订阅:尊生

图片有需得有授权,有事私信,感谢亲。

【荼岩】历劫成衣

前文:  · 


一个所有人都活在清朝,安岩被神荼捡到带回秦府的爱情故事【不是




 


安岩本来想自己可以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平安的过一生,虽然念书不成,当个不作为的散少爷也还是可以的,这些年安家转了门路,从了商贾,养活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应该是更容易才对。

 

 


事不遂人啊。

 

 


离开家门前母亲的表情他还记得很清楚,恨其不争,怒其不才,一想起那种表情,安岩就觉得心里如被凌迟。

 

 


当了十几年贵公子,他哪里晓得外世的凄风苦雨和世态炎凉,他与安分虽是手足,品性却大相径庭,安分长他一岁,已然在京城里定了自己立身之处,可他呢?

 





 

“前些日子我跟你大哥安份已经在信里说好了,他那边缺个帮忙的,你去给他打打下手,也学点经商,总好过你整日跟着那个臭道士学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馗道要强。”

 





 


“哎,”安岩放下筷子,揉了揉额角,觉得有些心累“京城这么大,我要到哪里去找安分啊”

 


 

江小猪咽了一口肉末白菜,把筷子放在一边,冲他道:“愁啥子咯,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你心诚,你就会见到你想见的。”

 


安岩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江小猪,一脸你说的是什么废话的表情。

 


 

“对了,差点忘了,这个还给你”江小猪从腰上解下一枚通体晶莹的青玉翡翠扳指,上面还结绳编挂着一枚什么都没有刻的压胜钱,安岩接过后一脸疑问的看着他,江小猪却很正经的说,“咱在这客栈别过吧,安岩,以后有什么事去江府大宅找我,那啥古人说的苟富贵,无相忘哈。”

 


 

“啊?你现在就走?”安岩冲他说,又发现不对,“等等,你不是说这扳指是你老师给你的吗,你给我干什么?”

 


 

“嘿嘿,”江小猪站在门口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冲安岩飞快地喊说,“这扳指其实是你娘去寺里给你求的姻缘符,寺里大师在你走前托我转交给你,我这不寻思来京城姑娘多嘛,就先借来带着用用,现在物归原主了啊,拜拜”

 


 

然后就一溜烟跑了。

 

去见姑娘都没看他跑得这么快。

 

 


半刻过后,红门客栈里一声穿云裂石。

 


 

“靠江小猪你大爷啊!!!!!”

 

 

 

 







 

安岩喝了口凉茶哑哑嗓子, 他看着手里那枚青玉扳指,心情有些复杂。

 


 

江小猪说这是娘给自己求得姻缘符。

 

 


娘为自己求来的。

 

 


耳边店家跑堂的叫嚷着给他添酒加茶,热水在倒出尖壶遇到空气的一刹那激起了烟雾,弥散在安岩的身边,他只觉得被热气蒸的眼眶一热,想起了自己离家时的场景。

 

 


那个母亲格外反常的一天。

 


 

那个他离开了自己呆了十多年蓟县的那一天。

 










小猪:我就这么没戏份了??

我:你跑了就不会被两个人虐狗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0)
©Sans assez de temp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