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 assez de temps

你要相信,总有那么一天。
我叫尊生 ,这里放的东西很杂。

可以直接订阅:尊生

图片有需得有授权,有事私信,感谢亲。

【荼岩】历劫成衣

序:点我


1.ooc,所有人都活在清朝。

2.题目是VK的歌,点我

3.理科狗,于清朝的知识来自百度,有错误请告诉我,,尽量符合历史。

4.私心不让荼岩剃发【owo

5.一个安岩被神荼带到秦府的故事。




一  多事之秋



 

天有四殃,水旱饥荒。



 

恰逢乾隆末年,天公不作美,庄稼无收,战事不断,哀鸿遍野,百姓嗷嗷待哺,流离失所,刚入舞勺之年的安岩,本以为自己是那种朝代里的一生会平平淡淡的,安稳的做他安家二少爷的命。



 

谁料到,那位致斋大人的一句话,碎了他的少爷梦。



 

 

乾隆四十九年,在和绅成为朝中四大势力后,他没有选择与其他势力斗争,反倒是将渔网洒向了商贾。这段时间,和绅迫使不少高门大户臣服,若是不听令便会遭犯罪集团灭门。

 



这些事件中尤为骇人的是浙江富商曾氏灭门一案,曾家长老因拒绝交和珅的帮费,竟在一夜之间全家被杀,一生积蓄化作他人用来进行政治斗争的筹码,尽被掠去。有个逃出来的童仆对外称被强盗抢劫,后来却被御史平反,不得善终。

 


 

正离曾家不远处,有位安家的二少爷,他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前脚刚迈进家门,接着就被自己的父母告知要自己去京城。

 

 


和他同行去京的发小江小猪嘲笑他,“安岩,是不是你太笨,所以被你家人赶出来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这个叫安岩的小少爷白了他一眼,随手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就往江小猪嘴里塞“吃东西还都不上你的嘴,我娘让我来这里投靠安分好吗。”

 

 


“安分不是你那个做生意的大哥吗,你娘让你投奔他,这是看你念书不上进,让你来学做生意来了吧?”

 

 


江小猪没注意,一口直接吞了个包子,噎得他急忙问店家要了盏薄茶,才喘了口气,继而道“咱来这里可是有要务的,哪像你这闲少爷噻”

 

 


安岩心说你能有什么要务,不就是听学堂里的同学说京城姑娘多么好看后非要跟着我来吗。

 


 

然后就听着客栈外一阵喧闹,他下意识朝外一看,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二楼,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三步两步就到了窗户前,好奇心大过天,他本就是个坐不住的人,可是现在,他特别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熙熙攘攘的街口,南邻的钟磬伴着北里的笙竽,年关又将近,客栈隔壁的酒肆艳红的旗帜扬在空中,缀了京城中雕的古典栏杆。

 

 


罗平说的没错,济济京城内,赫赫王侯居,这国都果然和自己住的那个小蓟县不一样啊。安严这么想着,他视线一转,见着人多的地方停着一辆马车,外面拥这的人大多是姑娘,一个个嘴里还都在喊着“相公大人”,“相公大人啊”云云。

 

 

这场景怎么感觉和风月场所似的。安岩腹诽。京城姑娘真是一点都不拘谨啊,不知道是哪个家的公子吧,相貌定时不如小爷我的。

 

 

他心里是这么想,也不是他自信,安家人一向长得不错,安岩在小时候就被街坊邻里夸生得好看,隔壁的允诺妹妹都说他长相端正,鼻直唇红,耳白于面,他自己倒没什么感觉,不过自己肯定比江小猪那家伙好看就是了。

 

 


结果下一秒他就卧槽了。

 

 


 

这人,长得比我还帅啊。

 

 

 

那是一只包着绷带的手,肤凝如羊脂,缓缓撩开了帷裳,安岩此时觉得教谕说的那些什么宋玉卫玠都弱爆了,那人的黑发高高的束起,一身黛色官服,那人朝着安岩的方向看了一眼。

 

 

 

安岩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他觉得胸口一顿,喉咙和身体仿佛都僵住了,心中突然泛起的感觉如池水一般咕噜噜冒了出来,冲的他措手不及。

 

 

他也不知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哪里来的,只是在这一刻,他心中有一种冲动,他希望那人的眼神能够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些,更久一些。

 

 


 

可是下一秒,那人就转过头去,和车里的人说了几句什么,马车就掉头走了,惹得多少姑娘抱怨失望。

 

 


“回神啦,安岩同学,”江小猪看这傻小子走神了,朝他背后猛地拍了一下,“这么好吃的菜你都能抛弃,山珍海味都救不回你咯。”

 

 

 

“啊?。。。哦,吃饭。”

 

 

 

几年后的安岩,每次想起自己当初那股天真劲,都会陷入一种极大的矛盾中。

 

 



可是现在的他只是在不断回想刚刚的那个人。

 

 

 

 

 

刚刚那个人。

 

 

 


 

 

 

眼睛。

 

 

 

 

是蓝色的。

 

 



 

 

 

所以说,你要问什么是爱情,在多事之秋中的一个眼神,足以让人沦亡,一丝一点的,锋利如刀般的刺向那两个本来毫不相干的年轻人。

 

 

 

惜,这位被家里赶出来的安家少爷,尚且不懂这是什么感觉。

 

 


 

然,他也不知,未来有什么在等着他。

 

 


之前画的人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4)
©Sans assez de temps | Powered by LOFTER